多倒了半杯水

淘得很

完完全全是我本人…

会在窗户上用蜡笔写下我不想活着的GLY

阿瑞:

“我相信长大以后我就会没事的“
长大后看小时候的自己真是非常天真的

安全感来自于我是你的例外 而不是你爱我

不要叫我李粒哩:

好好生活 好好爱 用力爱

职业安吹:

抑郁症是心理学史上罕见的几种“自杀性”心理疾病之一,虽然理论上分轻度重度但在实际治疗上如果咨询者出现抑郁症倾向或者哪怕刚刚具有抑郁性思维,心理咨询师都有义务违反保密协议通知咨询者家属,甚至采取精神药物治疗。

因为抑郁症病人在社会人群中占有高达68 %的比例,其死亡率则达到了12%。

所以说希望各位珍惜自己,发现自己有精神压抑、强迫倾向、自残冲动或孤僻的任意一种倾向,请马上联系居住附近的正规心理诊所进行心理疏导和侧写。

绝对不要贪图便宜随便找个所谓“聊天对象”,那只会让能够轻松治疗的轻度抑郁症彻底变成心理学的绝症。

纠正一个大多数人的误区,轻度抑郁症以上不包括轻度抑郁症,是绝对无法凭借普通的话语安慰来缓解的。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希望以后我的话可以少一点

关于王昊,一个柔软的人。

心很大的林大心脏:

王昊说,我爸妈比较惯着我。

喜欢狗,想养狗,于是瞎许诺做保证,结果都让养,还不止养过一只。
生病了,自己带椅子去上学,然后就没换过。
想打耳洞,打了就打了,过问几句,也就随他去了。
想学街舞就街舞,想学吉他就吉他。
要上艺校,就上艺校,交了学费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说不上就不上了。
跑回学校继续上学,被针对被冤枉,撂下一句“不读了。”说退学就退学了。
打游戏打到后半夜,也没关系,随你。
喜欢吃排骨,就给做排骨。
不上学了,妈妈很开明,说“你说你想做什么吧”。
要走说唱这条路就走了,在家不上学不工作,打游戏看番练说唱,妈妈只说“当给你交大学学费啦”。
物质上也惯着,那时候900多的耳机,喜欢就买了,被美妞咬坏了就咬坏了。
喜欢动漫,要买手办,就买吧。
自己到西安闯荡,家里经济出了点问题,也要给打钱,让儿子过得好一点。
……
嗯…怎么说呢,王昊大概就是宠着惯着大的吧。

提到想见谁,会大大方方地说想见我妈;问见到妈妈想说什么,会带着点撒娇意味地说“我想吃排骨”没什么大老爷们心理的不好意思和扭扭捏捏。还有保有一份小时候耍赖小叛逆的少年气。
小时候父母带着,姥姥姥爷也会来家住,父母惯着,姥姥姥爷宠着,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心里是柔软的,没什么心眼,随性自在,被温暖着长大。
ug不是什么敞亮的地方,人心亦是险恶。在黑怕的路上被人阴过,黑过,骂过;自己心冷过,厌恶过,也想过放弃;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比较沉;说自己长得不好看,没什么自信;说自己跳舞,没长高;嫌本名太普通,希望别人喊自己pgone……
你走了一段不太顺的路,不过,该是你的终究会来,不管是红花会还是现在的人气;对自己要有自信,你长得可好看了;你是舞台上的大魔王,私下的小可爱……

说得我都语无伦次了。只是提到他,心里很是柔软,想宠着,听他笑,看他笑;不舍得他沉,不舍得他难过,舍不得他流眼泪……
从直播啊,采访啊里面拼拼凑凑他的成长,被惯着大的,觉得他心里都是温热的软肉,没什么坚冰和盔甲。家庭决定了孩子的性格,是有道理的。虽然在舞台上很傲,很狂,但总归是个温润的人;有东北人的豪爽和直率,也有性子里的温吞和谦逊。

比起羡慕能成为他女友的人,我更羡慕妈妈。看着一个奶团子慢慢长大变成一个大男孩,再长成一个男子汉,一定是个温暖的过程。宠着惯着,不舍得他被别人冤枉受委屈,心疼他的选择走的路比较苦,喜欢看他心满意足的样子……

王昊,我们可能不能成为你的盔甲,或者利剑;你要自己去面对千军万马。
愿你和你的兄弟们都能走得远,走得好。谢谢你们选择了黑怕没有放弃,谢谢你们站出来让我知道和喜欢中国黑怕不再只是沉溺欧美黑怕和韩国黑泡。认识你们,真是荣幸。

红花会,forever。❤️

dei87我回来啦

六一:

默默做个动图hahahaha

美滋滋 年轻三岁

以后可别在我面前聊小万了

也别聊白曜隆和红花会

底线是小万

饭否:

没想到到头来 我曾最喜欢的人连个男人都算不上

还没人让他跪自己就软骨头了

今天就算我是个路人 看他这么对三花我也骂他

有钱有名了 但连人都不是了 我呸






就小王最傻